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纪律审查 > 以案说法
【忏悔录】求官逐利 让我的人生航船彻底改变了航向
发布时间:2017-06-22 18:38     来源:安徽纪检监察网     浏览:1021次

 

——宣城市红十字会原秘书长(副处级)陈同义的忏悔

【2016年12月23日,陈同义因犯受贿罪、贪污罪,被宣城市宣州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30万元。】

我所犯的严重错误,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有一定的偶然性,或是有这样那样的客观原因,其实那都是说辞,真正的根源还是我自身主观的问题,内因是起决定性作用的,中医上有句话说的好,“正气存内,邪不可干”。如果我能始终牢记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始终把党章党规党纪放在心上,始终按照一名合格共产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始终守住底线保持清醒的头脑,那么这些严重的错误都不会发生。在组织上帮我找问题的这段时间,我深刻进行反思,一个个错误的事实,一幕幕不该发生的场景,在我的脑海里反复回放,悔恨和愧疚无以言表。我所犯的严重错误,主要根源有四个方面。

(一)缺乏党性锻炼,忘记了党的宗旨。

我是芜湖中医学校中专毕业,一开始分配在街道卫生院工作,1996年入党,1997年到卫生局机关工作,2003年走上科级领导岗位。

刚走上领导岗位时,在郎溪算是比较年轻的,我也曾踌躇满志,立志做一个“为民、务实、清廉”的好干部。但进入官场不久,我就迅速沾染上一些不好的东西:工作应付表面,不作深入思考谋划,热衷交朋结友,玩小圈子,寻求官场帮衬提携,频繁应酬往来,以喝酒为乐,处心积虑与相关领导拉关系,钻营官位提升。那时候只想趁年轻抓紧往上爬,早把入党誓词忘得干干净净,共产党员的身份意识已经模糊不清。特别是当上了“一把手”以后,手中资源更多了、应酬更多了、“朋友”更多了、笑脸更多了,自我感觉更是良好。当时年轻气盛,急功近利,想快快干出点政绩资本好往上爬。工作推动中习惯用超常规手段,对上级布置的工作任务搞应付过关,只讲结果不讲过程。一些同事拍马屁说我“点子多、有本事、魄力大”,甚至有些领导也表扬我“作风硬朗、雷厉风行、敢想敢做”。一时间忘乎所以,不知天高地厚,在书记、镇长“一肩挑”之后,更是老子天下第一了。家长制的作风使我身上充满了“强硬、蛮横、霸道、暴戾”的匪气,自己还得意的认为这是威信高。党员领导干部的修养、形象荡然无存,党的组织原则、民主集中制都成了摆设,什么事我一个人说了算,班子成员得避我锋芒、忍气吞声。

平时总是以工作忙为借口,不认真学习党章党规党纪,更不用说“内化于心,外化于行”了。参加过市委党校的中青班脱产学习,被我当作交朋结友的平台,为将来官场发展做铺垫。在与一些企业老板的交往中,羡慕他们的收入,羡慕他们的“自由”、羡慕他们的奢靡腐败的生活方式。久而久之,彻底忘记了为什么入党,入党干什么,把当官当成为自己谋求身份、地位、经济利益的追求,不再去想一个党员领导干部应该忠实践行党的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宗旨,利用组织上赋予的职务和权力为人民群众做好服务。“台风来了猪都能飞上天”。官场上没人提醒,社会上朋友的怂恿,下属的马屁,让人找不到方向,现在看来那些实际上都是“捧杀”。我父亲是一名有40年党龄的老党员,只有他每每提醒我,但我听不进去,觉得他的思想过时了,现在才知道他那是党性坚定的表现。犯了如此严重的错误,我觉得最对不起的人是他老人家。

坚定的党性修养、坚持党的原则、牢记党的宗旨永远不会过时,只是可惜我懂的太迟了。

(二)拜金享乐主义严重,丢掉了艰苦奋斗优良传统作风。

我出生在农村,小时候家里很苦,加上我母亲是苏北远嫁到郎溪来的,经常遭受别人的鄙视和白眼。这养成了我孤僻、乖戾的坏性格,出人头地的思想在我的内心根深蒂固,深刻影响了我以后的人生轨迹。

刚参加工作时工资很低,成家后夫妻二人拿工资养一个女儿,日子过得紧巴巴。走上领导岗位后,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曙光,心中满是美好的憧憬,期待着进一步升官发财。

当上乡镇“一把手”后,下属拜年的来了、求办事帮忙的来了、企业老板来了,每年的灰色收入使生活水平大幅提升,顿觉扬眉吐气翻身了,吃、穿、用、玩样样追求高大上,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早已丢在一边。在招商引资和为企业服务的过程中,因为职务关系接触了许多形形色色的老板,他们有求于我,经常请我吃大餐、喝好酒、泡桑拿、外出考察游玩,我对他们这种奢靡腐朽的生活方式非常羡慕。我经常想,他们文化不一定比我高、能力不一定比我强,但能很轻松地挣到大钱,吃喝嫖赌花钱如流水,而我作为镇长书记,累得要死每月工资只有2000多元,还不够老板们吃一餐饭,心里很不平衡。

错误的思想导致了错误的行为,认为老板们很容易挣大钱,但也必须要靠我们的服务,我的服务对他们挣钱有很大的功劳,他们理应给我回报,这是顺理成章的,也是人之常情。一开始是老板送我半推半就,很快就觉得受之坦然了,再后来就是主动暗示提醒,或者干脆是直接提要求,甚至对一些“表现不好”的老板以“颜色”,在工作中给他企业找麻烦。对下属单位的评价,起先是看他们开展工作的实效,逐步异化为看他们对我的“表现”,在干部提拔使用中以个人关系和经济利益为依据,“听话的”自然得到关照。

拜金主义和享乐主义深深地腐蚀了我的灵魂,使我无视老板们送钱送物、帮我承担私人费用,其实质还是利用我手中的权利谋取私利,完全忘记了我们党一直坚持的艰苦奋斗优良传统,进而一步步沦为金钱的奴隶,蜕化为一个唯利是图、见利忘义的腐败分子。

(三)热衷求官逐利,偏离人生航向。

生活上的奢靡,得益于当官掌权。要想过更好的生活,就要当更大的官,更有实权的官,这已经成为我人生信条。我身边的人,亲戚、朋友、同学、老乡都围绕着我,他们都希望我仕途顺达,期待着可能带来的好处。在这种错误信条的指引下,我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处理关系、建立圈子、投机钻营上,每逢县里干部变动的茬口,千方百计打听消息、走门路、给相关领导送礼,努力向领导核心靠近。2009年底,县委调整我到卫生局任局长之后,认为跟县委书记关系处的好,自我感觉春风得意,政治上的野心像脱缰的野马开始迅速勃发,工作上、生活上表现的更加任性狂放。医改试点工作顺利推进、平稳转轨过度,县医院大楼启动建设,中医院BOT合作项目正式实施,招商引资和计划生育综合管理工作年年拿奖,这些工作受到县委县政府的肯定,书记、县长大会小会上经常表扬,我也多次接受省、市、县电视台采访。到这时,我的自我意识已经爆棚,认为自己能力超强、工作干得好,领导赏识有靠山。到一些部门协调工作,或是向分管领导汇报工作,经常拿主要领导给我的指示来吓唬他们,现在想来都觉得很可笑。

2010年下半年,我参加市里公选副县级领导干部考试,以总分第一入围市供销社副主任职位,在考察阶段,因为我在任南丰镇党委书记期间曾被计划生育“一票否决”,最终花落别家。那段时间,我非常郁闷消极,不能正确认识和对待,没有从自身找问题,觉得自己在市里还是没有人,如果能找到可靠的人再多花点钱,也许就能搞成了。再加上一些领导、同僚、朋友,甚至社会上的人都为我叫屈,我的内心深处慢慢起了变化,觉得组织上对我不公,关键的时候没有人替我讲话,当官得不到提拔,不如抓紧时间多挣点钱。

之后一段时间,我经常和一些老板在一起玩,努力寻找做生意的机会,在和XX混凝土公司老板打牌时,得知他公司需要水泥供应,于是我就和我的表哥许XX商量合伙做水泥生意(2008年、2009年我曾和许合伙开过饭店,挣了点钱),水泥生意是2011年初到2011年底期间做的,这个情况我一直没有向组织报告。中医院项目建设启动后,我为了得到好处费,向中医院院长张XX打招呼把前期场地平整工程交给许XX做,收受许给的好处费16万元。之后又打招呼把中医院建设工程中的混凝土业务交给某公司做,收取了10.5万元的业务介绍费。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权钱交易。

至此,我的人生航船彻底改变了目标,严重偏离了正确的航向,我在名利的欲海上越走越远,踏上了一条不归路。

(四)罔顾党的纪律,致使腐败毒瘤扩散。

我所犯的严重错误,归根结底还是我丧失了党性原则,罔顾党的纪律,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没有筑牢思想的防线,没有守住一个共产党员的操守底线,直到一步一步滑向深渊而不能自拔。

下属单位和企业给我拜年,一开始是送烟酒,继而是购物卡,再则直接送现金,直到后来我主动提醒暗示,甚至要下属单位直接拿钱给我用于个人与领导联络感情。我喜欢开车,一开始是私驾公车,偶尔借用企业车辆,网上论坛有人反映,我不但不改正,而且想办法长期占用企业的车辆,最后还是觉得不过瘾,干脆让中医院合作项目投资人杨XX直接购买新车送给我使用。经商也是这样,先是合伙开菜馆,继而想挣大钱做水泥生意,再后来就演变成利用职务便利介绍工程,不需要任何成本投入,直接搞权钱交易,捞取好处费和业务介绍提成。生活作风上,一开始是羡慕企业老板的花天酒地,然后就是频繁与一些社会上的女性接触,喝酒上歌厅。

我的这些问题都是有一个从被动到主动、从小到大、从量变到质变的发展过程,如果我能够时时以党章党规党纪管住自己,及早认识到错误,悬崖勒马及时改正,就根本不会发展到今天如此的地步。“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一件件违纪的事实,身边周围的人都看得清清楚楚,只是我主观自负、脾气暴躁、煞气太重,没有人敢说,即使有人敢说,我也听不进去。

平时热衷于求官求财、热衷于同企业老板称兄道弟、热衷于玩小圈子、热衷于享受腐朽生活方式吃喝玩乐,根本没有认真学习党章党规党纪,上级有要求只是应付性地走过场,有时连学习笔记都是秘书代劳的。还有一个极其严重的错误认识,就是经常在媒体上看到查处的腐败分子,案值达几百万、上千万,不仅不以此警醒,反而对照自己所作所为,觉得自己还算“清廉”的,自己身上那点“小事”根本不算问题。从来不去跟身边一些勤勉敬业、公道正派、务实清廉的好干部比,甚至背地里嘲笑他们是傻瓜脓包。反过来总是与那些路子野、“有本事”的干部攀比,觉得自己还有许多地方要向他们学习,自己做的那点事只是小儿科。正是这种极其错误的认识,变成了催化剂,加速了我的腐化堕落、蜕化变质,迅速滑向黑恶的深渊。

没有坚持党性原则,没有牢记党的纪律,工作和生活中没有把握住边界和底线,使我像一个彻底失去免疫力的病人,一旦感染腐败病毒,便迅速恶化,蔓延扩散到全身,直至危及生命。

我所犯的严重错误教训十分惨痛,悔恨、愧疚都为时已晚,更不能怨天尤人,我将诚恳接受组织上将对我的严肃处理,从灵魂深处重塑自我、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